走向平和 | 单人摩旅的21400公里

Summer 摩旅人生 25479 0

Dots connected, 站在此刻来看,三年前从西藏的吉隆口岸首次踏出国门去尼泊尔徒步滑翔,才是这次漫长旅途的开始。当时一个半月的旅程,彷佛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多元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让我意识到,原来还可以选择这样的生活。也是在那个时候,埋下了一颗在路上远行的种子。

2021年4月21日,我独自骑着一辆豪爵NK150越野摩托从大理的洱海旁出发,先后经过中国中部的七个省份抵达甘肃,然后从甘肃开始经青海进入祖国最辽阔的地域新疆,几乎走完整个新疆进入西藏阿里,最后走川藏南线回到成都,三个月的时间摩旅21400公里,顺利完成了这次环整个中国西部的旅程。

从洱海旁出发

一辆摩托车、一背包旅途必备的衣物、两根登山杖,一台电脑和两台GoPro运动相机,还有两本纸质的书籍:《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和《在西伯利亚的森林中》,这些就是我整个旅程所携带的全部。至于其他——辽阔的天地,荒野的孤寂,以及未知的生命体验,都已然在那里。

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我度过了一段足够投入和专注的生命旅程,每天的生活被压缩成几件简单的事情。注视着前方的公路,在摩托车上感受着辽阔的自然和自由的风。整理和绑行李,下车找片空地休息或在视野开阔的地方停驻,在山间和湖泊旁行走,晚间的日记和思考。骑摩托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很安静且专注,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骑着摩托车的时刻是一个与自己独处和对话的理想时空。

漫长的2万多公里的西部旅程,我经历了沙漠、戈壁的酷夏和青藏高原的凛冬,也经历了一路的风沙雨雪,我品尝了极致的孤独也体验到身心合一的自由,我从开始的平静又兴奋,途中经历困顿与挣扎,到最终的走向平和。

出发前的平静与等待

很长时间以来,我都觉得摩旅是一种比较理想的旅行方式。一方面它不会像汽车旅行那样,你被局限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外面的风景都需要隔着一层窗户在你眼前飞驰而过,路上很多的时刻你都只能在指定的地方停车。另一方面,它也打破了背包徒步旅行每日距离的限制,你每天可以轻松地前进几百公里。骑着摩托车旅行,你会感觉自己被丢进大自然中,成为大自然的一部分。公路就在你的脚下飞驰而过,壮阔的景致就在眼前,它不再是窗前的画面,你能用自己的皮肤感受外界的风、雨和温度,你也可以随时找个视野开阔的地方停下,及时去感受那身临其境的震撼。

在出发之前我已经在路上走了5个多月,决定停驻一段时间,顺便报名考摩托车驾照。2021年1月初,我停下脚步来到了大理,住进了一个706大理的青年共居(Co-living)空间。大理的地理环境环境决定了这里舒适宜人的气候,即使在冬天也有充足的阳光。

除了自然环境,更重要的是大理这里聚集了各式各样有意思好玩的人,无论是玩音乐的嬉皮士,做有机生态农场的,还是搞艺术创作的,手工活动的,街头表演的甚至身心灵的......当这些人开始产生联结,就会发生各种有趣的活动与对话,你总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加入进去。

这也是大理的特别之处,会给人一种社区(Community)的感觉。就拿我入住的Co-living的空间来说,我在这里遇到了很多有趣的伙伴,辞去工作环游世界的谷歌工程师,认知神经科学的Phd,诗人,学记录片的,来搞人类学田野调查的,远程的独立开发者,语言学习博主、留学生还有旅居在路上的数字游民,大家带着各自对大理的想象和憧憬聚集到了一起,在同一栋房子里居住生活。

相比于之前呆过的大城市,这里的人可有意思多了,而无论是在社会结构化压力下的职场,还是资本主义和消费主义构建出的生活方式,实在是既“内卷”也无聊。在大理与小伙伴相处的这段时间,是我生命中一段十分美好且特别的时光。

在洱海的清晨跑步,在咖啡馆、图书馆读书,在房子的天台晒太阳,在大理大学夜间灯光下的篮球场挥洒汗水,在古城的每个角落和街道听着播客随机漫步。

清晨洱海旁跑步

苍山的云

大理大学篮球场

除了这些个人的Routine,每周也会参与一些与其它人产生联结和对话的活动,素食主义主题分享,数字游民圆桌讨论,Blucedance舞会,共同观影,大理九月音乐会,苍山Hiking,单车环洱海,大理的街头摆摊,面包集市,体验非遗手工造纸...

大理九月音乐会

单车环洱海

与小伙伴在面包集市

体验非遗手工造纸

大理停驻的几个月里,每天的生活既简单也丰富。个人的Routine给自己提供了一个很好自我觉察的空间,这让我获得了一种内心的平静,它也构建我这段生活的“意义感”的主体。而与有意思的人的联结,对话让每天的时间被拉长了,基于各自不同生命体验的视角,身处相同的时空却被描绘成不同的色彩,大家内心的世界相连,从而滋养了更多的可能性,并构建出了一个更大的世界。

我喜欢这种“用力”的同时又保持“松弛”的生命状态,听起来有些悖论和反直觉,但这样的体验让我获得了内心一种切实的安宁,这又让我变得细腻,能体会到每天生活中那些小而真实的幸福。

正是在这段停下与自己对话的时间,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之前“完成环游中国”的这个目标可能只是我个人“欲望”的一种投射,而并非出自于内心坚定的渴望的情感价值驱动。刻意地去完成这件事本身,除了给自己贴上一个“环游中国”的标签并无其它意义,一个人旅行的深度也完全不取决于你走过多少地方,于是我放下这种“执念”。

2021年4月20日,前后共花费一个半月的时间,顺利拿到摩托车驾照(D照)。骑摩托旅行,也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但我知道,明天我就要开始新的旅途。

路途中的自由与孤独

当我真的坐在摩托车上双手握住车把,拧一下油门就可以开始这次旅途时,心情还是有些激动的,毕竟这半年甚至几个月之前,这些我都无法想象。带着刚出发的兴奋感,第一天就翻过云南的几座大山骑行了360公里,不禁再次感叹在当下这个时代,空间的移动已不再是什么问题,我获得了一种“无所拘束”的“自由”。

当代人的存在主义危机和无意义感是个永恒的话题,每个人都渴望“自由”,但同时也在逃避“自由”。自由的背后是勇气、责任与孤独,在路上的两万多公里大多数时候我都是独自一人,当我选择脱离主流的价值体系和工作节奏,并以“摩旅”这样的方式踏上旅途,也就意味着我必须为自己认同的生活方式付出努力和承担责任。

因为在路上一直是处于流动的状态,与一些人相遇然后又匆匆离别,这就使得你很难拥有“稳定”生活中满足人情感需求的持续的、稳定的社交关系,然后不可避免地会遭遇“孤独”。

当独自一人坐在壮阔的自然美景面前却无人分享,当只有摩托车的灯光和发动机的轰鸣声陪我穿越在漆黑的夜色之中,当我躺在新疆无人区荒凉的戈壁和广袤的天地之间打盹儿,当在阿拉山口遇上十几级的大风躲在桥洞,当行进在西藏阿里5000多米海拔的暴风雪中摔车,我都感受到一种深邃的孤独,作为人的一种“根本性的孤独”。

扎尕那徒步

青海湖日出

托素湖

大柴旦翡翠湖

东台吉乃尔湖

西台吉乃尔湖的晚霞

倒车受伤

可可托海的西沟边境

在稻田旁打盹儿

行进在暴风雪中

在公路的暮色中前行

布尔津的日落

雅丹地貌

喀纳斯的草原

静谧的白哈巴

禾木的日落时分

赛里木湖的傍晚

伊犁的薰衣草园

白沙山的沙漠

百里画廊骑马

巴音布鲁克大草原

小天池

罗布泊大裂谷的越野

独库公路小龙池

天山神秘大峡谷

红林染天

喀拉库勒湖

帕米尔高原

盘龙古道

不知名湖泊

塔莎古道

我是孤独的,也是自由的。里克尔在《给青年诗人写的信》里写道:创作者必须自己是一个完整的世界,在自身和自身所连接的自然界里得到一切。

我试图在路上找寻这种完整,而当我开始承认并接纳这种「根本性的孤独」,便能感受到自己真实的存在(Being),找回主体性又让自己松弛下来。在放松的生命状态和具体的行动中,这让我真正沉浸在眼前的自然和荒野,全然的“置于当下”反过来又让我体验到了“身心合一”的自由。生活永远是,也仅仅是我们现在经历的这一刻。 

意外的结束 走向平和

长途摩旅无疑会经受很多挑战,除了体力的消耗带来的身体疲倦、各种恶劣天气的考验,我也经历了断链条、爆胎和电瓶报废等摩托车常见的机械故障,摔车倒车和意外受伤亦是其中难以避免的一部分。当这些情况撞到一起,难免会产生身心俱疲的时刻,你会感到困顿、疑惑,甚至会重新问自己,在大理停驻了几个月之后,我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再次踏上旅程。

在旅程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并不能给自己一个肯定的回答。直到摩旅的后半程直至结束,我才开始慢慢找到答案,我在路上找寻平和。

走过的地方多了,关注的世界也就大了。到达青海西宁的时候大理发生6.4级的地震、甘肃黄河石林越野赛事发生重大事故,进入新疆时安徽和深圳再次出现疫情,回到成都时河南郑州暴雨,每一片土地都有牵挂的人。若问去远方有什么意义的话,那便是这个世界不再与我无关。

一路上当然也见证了很多壮丽绝美的自然风光,然而对于漫长的旅途而言,风景只是旅程中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那些路上经历的艰辛与磨难,锻炼了心性的同时也让你更好地认知自己,一路遇见又再相逢的人们,也留下很多微小却很温暖的瞬间。这些都让我觉得,自己几乎贫穷得一无所有,我又感觉自己拥有满天的星光。

进入西藏阿里

羌塘无人区

龙目错

班公湖

神山冈仁波齐

海拔5650米的卓玛拉垭口

圣湖玛旁雍错

鬼湖拉昂错

圣母之山纳木那尼峰

公珠错

羊卓雍错

布达拉宫

哲蚌寺登高望远

雍布拉康

拉姆拉错

天路七十二拐

姊妹湖

旅程大概走到一大半的样子,我的心态发生了比较明显的变化,从开始的急躁和慌张慢慢走向平和与接纳。接纳路上恶劣的天气,接纳身体没适应的高反,也接纳倒车受伤等意外情况的发生,不再因为自己在路上的小失误而懊恼,而是在事情发生之后专注于解决问题本身。

甚至直到这次摩旅的最后一天,走318国道从康定回成都的路上,我还发生了一场意外的车祸。我在正常的道路以正常的速度行驶,一辆对向而来的宝马临时逆向停车,我按了喇叭对方也没听见继续越道行车,我当时就知道无法避开了,正常刹车然后撞上,前轮和右膝盖依次和车发生碰撞然后倒车。

当然怎么也不会料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这次2万多公里的摩旅。但我清楚地记得,当时出事后我内心出奇的平静也没有慌乱,对方车主先给我的伤口做了简单的包扎,然后开车带我去就近的县医院检查拍片子,万幸除了膝盖撞破淤血肿大并没有出现骨折等严重的情况。之后去交警队处理事件,定了对方的全责+伤人,看对方事后的态度挺好我也就放弃追究伤人责任和赔偿了。人都是相互的,无论什么时刻,基本的善良不能丢。

三个月前出发时,我也无法想象,人生的第一次摩旅居然走了21400公里。我经历了这一切,也发自内心地感激这一切,我不再去向旅行索取,而是在静止的时刻寻求平和。

在路上差不多快一年了,也是时候停下,期待带上这种平和,开启新的生命“旅程”。

生成海报

标签: 摩旅 西藏 无人区 七十二拐 豪爵 NK150 越野摩托车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